当前位置:首页 >> 疾病防冶 >> 水产渔药 >> 内容

上海江秋村70万尾鲶鱼冻死殆尽

时间:2009-12-2 10:02:18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>新闻晚报资讯:  从死鱼堆里翻出仅存的一条活鱼   今年的早冬对松江佘山的鲶鱼养殖户显得格外寒冷。就在一个月前,养鱼人徐朝良还满心期待地憧憬着15亩鱼塘即将迎来的丰收。十多年的辛苦,全家人的梦想全都寄托于此,但寒潮的到来在顷刻之间带走了一切。上周五,徐朝良和妻子将成千上万尾鲶鱼从鱼塘捞出装车,但此...
>

      新闻晚报资讯:

  从死鱼堆里翻出仅存的一条活鱼

  

      今年的早冬对松江佘山的鲶鱼养殖户显得格外寒冷。就在一个月前,养鱼人徐朝良还满心期待地憧憬着15亩鱼塘即将迎来的丰收。十多年的辛苦,全家人的梦想全都寄托于此,但寒潮的到来在顷刻之间带走了一切。上周五,徐朝良和妻子将成千上万尾鲶鱼从鱼塘捞出装车,但此时已经几乎找不出一条活鱼。 “1毛钱1斤,卖给养鸭场当饲料,赚点回家过年的路费。 ”而在他们身后,提供鱼饲料的卖家正翘首等待,养殖户还欠他们上万元的饲料钱。在松江佘山江秋村,包括徐朝良在内的4家养殖户承包了60亩鱼塘养殖鲶鱼,短短5天内,寒潮让70万尾鲶鱼全军覆没。而在松江区全境,如同他们一般遭遇的养鱼人比比皆是,天灾把养鱼人们逼入绝境。 
  鱼不浮上来换气,我知道一切都完了 
  松江佘山脚下的江秋村,来自江西抚州的徐朝良夫妇和其他3户老乡一起承包了60亩鱼塘养殖鲶鱼。 
  在11月16日之前,他们正在准备迎接一次丰收。“鱼塘里的鱼都成熟了,最大的有10多斤,我们原本以为今年会是个好年头。 ”徐朝良说,他们卖给市场的价格是2元钱一斤,按照他承包的15亩鱼塘,收成估计在15万斤左右,预计收入在30万元上下。 
  这批鱼苗是在今年5月下塘的,7个月来,徐朝良夫妇每天天不亮就下鱼塘,忙到天黑才休息,辛苦了大半年,为的就是丰收的一天。但11月16日那天,一切都改变了。 
  “那天出门觉得特别冷,心一下子沉了下去,鲶鱼是最怕冻的。后来居然开始下小雪了,心想这下坏了。 ”看着小雪飘落在鱼塘,养殖户们心急如焚,但却无可奈何,只能期望接下来的几天能暖和起来。 
  但暴冷一直持续了5天。11月17日,寒潮来临的第二天,原本生机勃勃的鱼塘变得死一般的沉寂,徐朝良最后的希望也随之破灭。“鱼不浮上来换气,我知道一切都完了。 ” 
  在短短5天内,江秋村60亩鱼塘近70万尾鲶鱼几乎全部被冻死。 
  大家全天忙着捞死鱼,心里在滴血 
  周五上午10点,记者在江秋村鱼塘看到,养殖户们全都下塘捞鱼,一网一网地把死鱼从鱼塘里捞起,在塘边的一个小水池,死鱼堆积如山。 
  这天是捞徐朝良家的鱼塘,因为死鱼太多,单凭他们夫妇根本来不及捞,其他养殖户也来人帮着一起捞。 
  相比前些日子,天气暖和了不少,冻死的鱼原本都是沉入水底的,此时都浮了上来,白花花的一片,空气中开始弥漫腐烂的气息。 
  养鱼人们默默地捞着死鱼,没有人说话。徐朝良阴沉着脸,这项工作让他内心备受煎熬。看着满塘的死鱼心如刀绞,但又不能不捞,鱼都快要烂了,万一烂在塘里,那塘就废了,明年就不能养鱼了。“现在全天忙着捞死鱼,心里在滴血。”徐朝良带着记者绕着鱼塘走了一圈,满眼望去都是死鱼,其中不乏十多斤的大鱼,寒潮来得太突然,只能看着已经成熟的鲶鱼活活冻死。 
  走着走着,徐朝良眼睛一亮,跑下鱼塘,在死鱼堆里摸索了一会,拿着一条活鲶鱼回到岸上。“这大概是最后一条活鱼了,能活到现在的鱼都快成精了。 ”徐朝良苦笑着把鱼带回家,说今晚请大家吃鲶鱼火锅,这些天来老乡们帮了不少忙,虽然他们家里的损失也一样的惨重。 
  十多年辛苦全泡汤,死鱼每斤卖1角 
  在堆鱼的水池边,停着一辆卡车,是来收死鱼的。 “趁现在还没烂,卖到养鸭场风干磨碎了当饲料,好歹也能卖几个钱。 ”徐朝良的妻子邓小英拿着一本小本,站在磅秤前记录着。养鱼人把一筐筐的死鱼过秤装车,每一框都超过百斤,但价格已经从2元钱1斤暴跌到1角钱1斤。“我们养鲶鱼已经十多年了,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早的冬天,以前我们都会在冬天来到前收获,这就是丰收的时节。 ”徐朝良说,他从报纸上得知,30年来今天入冬最早,对于鲶鱼养殖户而言,这无疑于灭顶之灾。 
  在水产养殖行业里,养殖鲶鱼风险相对而言较小,因为鲶鱼生命力强,病虫害不多,成长速度快,虽然利润不高,但高产量可以弥补,算是比较稳定的养殖物种。最大的软肋就是怕冻,连着几天低温可以让鲶鱼全部冻死。 
  养殖鲶鱼,除去成本,像徐朝良这样的一户平均可以赚七到八万元,再算上吃用开销,一年能存个两到三万元。这些钱多数会在来年继续投入到鱼塘,多承包几亩塘,来年就多赚一些,因此养殖户们都没有什么现金,如果这个环一断裂,就意味着血本无归。徐朝良一家辛苦了十多年才达到如今的规模,一下子变得颗粒无收,他们眼前最大的问题是怎么过年。 
  以前的梦想是造房,现在是快点还债 
  徐朝良老家还有两个孩子,全家人的梦想是等存到20万元,就在老家造一栋房子,供孩子上大学,供父母养老,但顷刻之间所有的梦想都化为泡影。 “以前的梦想是回家造房,但现在是快点还债。 ”徐朝良只能苦笑。 
  如今,江秋村60亩鱼塘全部损失达三百万元,养殖户们人均损失几十万元,几乎是他们全部家当。而在松江区,同他们同样遭遇的养鱼人不少,整个水产养殖业在这次寒潮中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。 
  卡车装满了死鱼,邓小英算了下大概卖了两千元,能作为饲料的死鱼有限,大多数鱼最终只能运往垃圾场埋掉。 “卖掉多少是多少,今年回家过年的路费还没有着落呢。”邓小英告诉记者。但事实上,这两千元一分钱他们也留不下,他们身后站着鱼饲料的卖家,徐朝良还欠他们上万元饲料钱。 
  一位鱼饲料卖家告诉记者,他们也知道养殖户可怜,但又不能不去讨债,因为大家都很艰难。在债主们的急逼之下,一户欠了几万元饲料钱的养殖户“跑路”了,留下了满塘的死鱼留给饲料卖家抵债。卖家看着鱼塘发呆,天天和养鱼人吵架,但吵了几天以后也不吵了,默默接受了现实,天天跑到鱼塘边等养鱼人卖了死鱼还钱。 
  最终,徐朝良家买死鱼一共赚了8千元,转手就给了饲料卖家,过年回家的路费还是没有着落。 
  如果申请到贷款补助,或许还有希望 
  到了午饭时间,女人们摆出碗筷,搬出长桌;男人们放下手中的活,从鱼塘上岸。当天的午饭很简单,几乎都是素菜,这是非常时期节约成本的一种方式。席间有人打开酒瓶,但喝的人很少,最多也就喝一碗。 
  “这里都是老酒鬼,但你看现在都没人喝,没心情了。 ”一位年长的养鱼人笑着告诉记者。 “亏你还笑得出来! ”边上一位小伙子因为损失了20万元,刚和妻子吵了架,心情非常不好。 “我不笑难道还哭?哭也哭过了,总不能把鱼给哭活了。 ”年长者说。大家都笑了,但笑容掩盖不了苦涩。 
  “我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申请到一些补助,或者贷些款也行,最好能减免一点明年鱼塘的租金。 ”徐朝良说,虽然情况很艰难,他们还是存有一丝希望,只要有补助和贷款,明年还能继续养鱼,这样总有一天能把钱都还上,日子还有盼头。 
  “你说得容易,没有抵押担保,谁会贷款给我们? ”面对同伴的质疑,徐朝良无言以对,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作抵押了。 “人格,我们可以用人格来担保。 ”不知道谁说了一句,引起一阵哄笑,之后便陷入沉默。 
  昨天下午,记者再次与徐朝良联系,他说死鱼已经没人收了,清理完鱼塘后他们会出去打零工,挣些回家的路费,但这也并非易事。 “我们除了养鱼啥都不会,而且现在工作不好找,说不定今年家也回不了。 ”这个冬天,对于徐朝良他们而言,注定格外漫长。 

作者:佚名 来源:不详
相关评论
疾病防冶 | 水产渔药 | 更多...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
更多站长推存

  • Copyright ? 2007-2015 hbhgsc.cn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版权所有:黄冈水产养殖网
  • 技术支持:孙先生 电话:13477633773 QQ:176493877  
  •  
  • 备案号:鄂ICP备13007427号

  • 扫一扫关注我们